山区中学的逆袭:从学生外流严重到城里就读学生“回流”

雅安日报 刘迅2019-03-15 15:48
浏览

  雅安日报/大雅网讯

  从学生外流严重到城里就读学生“回流”  

  一所山区乡镇中学的逆袭

  “今年寒假开学4个,去年暑假开学7个。”西柏坡中学校长韩爱忠掰着手指头数从城市回来上学的学生人数。

  “这在之前根本不敢想象,学生们纷纷逃离乡镇,去城市上学。”他说,最多的时候,西柏坡中学的招生片区内一半多的学生都去城市上学了。“学校各方面都不如城里的学校,家长不敢把孩子交给我们。”

山区中学的逆袭:从学生外流严重到城里就读学生“回流”

 

  然而,去年以来,不但学生外流的压力有所缓解,还有原来在城市上学的孩子回到西柏坡中学就读。

  “这是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最好的体现,也是我们全校师生共同努力的结果。”韩爱忠兴奋地说:“我们现在不比县城的学校差。”

  一半多的学生去了城市

  西柏坡中学位于河北平山县西柏坡镇陈家裕村,属于石家庄西部深山区,目前有7个班,255名学生。学生来自西柏坡镇和周边两个乡镇,是一所寄宿制初级中学。

  走进校园,学校各个角落干净整洁,学生们朝气蓬勃。“这几年,学校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西柏坡中学副校长董晓龙说。

  他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2015年,他重新回到西柏坡中学任教时,当时学校仅有3个班,105名学生。

  偌大的学校空空荡荡,许多教室闲置,为了充实学校,隔壁小学六年级的学生都被搬了过来。“整个学校一片衰败景象”。

  董晓龙回忆说,1996年师范学校毕业后,他来到西柏坡中学任教,2003年调去了别的中学,“当时我走的时候,学校还有300多学生。”

  此后,乡镇的学生就开始外流。韩爱忠分析说,随着城镇化的发展,一部分学生家长去城里打工,孩子便跟随他们进了城上学,另一方面民办中学的崛起和县城公办学校的扩招也加剧了学生的外流。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们乡镇中学办学水平差,家长不愿意让孩子在这上学。”他说。

  韩爱忠坦言,家长们最关心的还是中考成绩,大部分家长都希望孩子能考上重点高中。然而,西柏坡中学考上河北省级示范性高中的人数却少得可怜。“最少的一届,只有一人考上了平山中学。”

  “这样的成绩,让我们在家长面前抬不起头。”韩爱忠尴尬地说。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调查发现,2016年西柏坡学区小学毕业生有180人,到西柏坡中学就读的只有100人左右;2017年小学毕业生同样是180人,西柏坡中学只招到了75人。

  “一半多的学生都走了,去向都是县城的中学或民办中学。”韩爱忠说,学校对此一度无可奈何。

  留在西柏坡中学的学生,不是家庭贫困,没钱去县城上学的,就是学习成绩相对来说比较差的。学校这样的氛围,不但吸引不来学生,优秀教师也留不住。

  韩爱忠说,2017年暑假开学8名教师选择离开,2018年3名教师离开,基本都去了县城的学校。

  副校长的孩子回来了

  即使留下来的教师,一度对学校也没什么信心,干劲儿不足。甚至,有的教师把自己的孩子也送到县城的学校上学。

  “谁都想让孩子接受好的教育,毕竟县城的教育水平比乡镇要高。”韩爱忠虽然对此感到痛心,但也表示理解。

  转机出现在2017年下半年,韩爱忠从邻镇中学调任西柏坡中学校长。他的一系列措施,让学校师生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韩爱忠说,近年来平山县抢抓“乡村振兴战略机遇,全面改善了农村学校的办学条件,把校舍建成了农村最坚固、最美丽的建筑,另外还进行了现代化教学设备升级,“硬件条件上已经不比县城的学校差。”

  而且,县里更加注重职称、荣誉、奖励向山区教师倾斜,坚持招聘特岗教师服务农村教育,并出台鼓励留任留教措施、城乡教师交流措施、城区教师到山区支教措施,为山区提供人力智力保障。藉此,西柏坡中学引进了8名优秀的年轻教师。

  “国家对山区乡镇学校的政策已经非常好了,作为一个基层校长,我得有所作为。”韩爱忠说,首先严抓教学管理,他砍掉了学校一部分与教学无关的课外活动,把学校的中心工作转移到了教学上来,“只有把教学质量搞上去,才能重获家长的信任。”

  紧接着,他带领骨干教师到北京育英中学、石家庄市第十七中学学习。“学习人家的教学和管理,教师们获益匪浅。”